刘胥虽希望称帝但因实力不济只能进行诅咒

  汉武帝一共六个儿子,即长子刘据、次子刘闳、三子刘旦、四子刘胥、五子刘髆、刘子刘弗陵。其中,刘旦与刘胥一母同胞,为李姬所生。在汉武帝去世时,六个儿子只剩下了刘旦、刘胥及刘弗陵。由于太子刘据去世后汉武帝并没有再立太子,所以刘旦首先跃跃欲试,派人到京城探汉武帝的口风,要求入京宿卫,简单说就是想在汉武帝驾崩后好顺利接班。

  其实,当时汉武帝心中已经有了继承人选,即幼子刘弗陵。所以汉武帝怒斩来吏,怒斥刘旦,并削去他的三县之地以示惩戒。此后,刘旦老实了许多,但于皇位一直没有死心。因此,当刘弗陵即位后,刘旦一方面四处散布谣言说刘弗陵并非武帝亲子,另一方面勾结辅政大臣上官桀及鄂邑公主等人发动政变,诛杀另一辅政大臣霍光及昭帝刘弗陵,以篡夺皇位。结果密谋失败,刘旦自尽,几个参与者被诛杀。

  刘旦死后,刘继续谋篡皇位。其实,从刘旦的失败我们就可以看出端倪,为什么堂堂的诸侯王不用大兵压境来逼宫,而是要靠发动宫廷政变来篡夺皇位呢?其实原因很简单,刘旦无兵可用。所以,我们可以解释刘胥,想当皇帝,为何不起兵造反,而是诅咒皇帝?因为黔驴技穷,诅咒是他唯一的武器。

  据记载,刘胥身材高大,面相威猛,体魄健硕,喜好游乐,力能扛鼎,经常空手与熊、野猪等猛兽搏斗。试想,如果给他数十万雄兵,再加上秦武王一样的性格,应该早就奔袭长安了,又何必这样呢!归根结底,刘胥没有举兵的实力。也许有人疑惑,身为汉武帝之子,坐镇一方的诸侯王会没有实力?其实这种情况背后是不可逆转的大潮流。

  

  刘彻

  鉴于景帝时期(前154年)七国之乱的前车之鉴,所以汉武帝继位后便开始有目标地消弱诸侯王势力,也就是所谓的“削藩”。但汉武帝的削藩并不是如汉景帝时期那样粗暴地将诸侯王的土地“大卸八块”,然后收归朝廷,而是让诸侯王的势力在其内部分解、消化、瓦解。这个方法就叫“推恩令”,其核心思想就是将实力强劲的诸侯王化整为零。

  如何操作呢?比如之前的诸侯王都遵循宗法制,即该诸侯王去世,封国原封不动地由其选立的王太子继承。这样一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诸侯国的实力会越来越强。推恩令则改了规则,要求诸侯王之后将其拥有的土地分给由所有儿子继承,人人有份儿,子子孙孙,以此类推。这样的结果是,一个坚若磐石的诸侯国,最后化为一盘散沙,再没有对抗朝廷的能力。

  元朔二年(

  前127年

  ,汉武帝的“推恩令”正式颁布,并在朝廷的监督下推行。而正是在汉武帝“推恩”的作用下,淮南王刘安开始惶恐不安,再加上他素有篡夺皇位的野心,所以谋反之心昭然若揭。

  但是,推恩令的实行,显然消磨了刘安众儿子们的意志,因为自己将来都能得到封地,如今何必跟着父亲起哄,铤而走险。再说以往诸侯王的谋反从来没有成功过,一旦失败,必然落个身首的下场。所以,刘安犹豫的原因是,一来不想将子嗣们带入火坑,二来子嗣们也不想同他跳火坑。就在半推半就之间,汉武帝收网,刘安被灭。从刘安谋反之后,推恩令的作用越来越突显,自然诸侯王越来越弱,直到差不多销声匿迹。

  

  刘据

  那么,汉武帝会防自己的儿子吗?当然会,而且还是三位一体的防,不久的将来,他们一样是推恩令的“受益者”。特别是“近水楼台”的缘故,所以他们从一开始就受到汉武帝的“关照”。首先,防他们同太子争位,所以还未成年便被派往封国就藩;其次,防他们实力做大,所以从军政、财政、选官用人等多方面限制他们的权力;再则,每人只给非常小的封地,从根上限制他们的实力。综合上述几点措施,致使齐王刘闳就藩八年,到死也没有回过京城,而且刘闳、刘旦、刘胥等人的封国都是“改郡为国”的结果,即他们的封国不过一郡之地而已。因此,与其说汉武帝就藩的儿子们是封疆大吏,倒不如说他们是被关在笼子里的“动物。”

  而于刘胥来说更悲催,因为自从哥哥刘旦失败以后,他在朝廷里连个内应都找不到,就连发动宫廷政变都成了奢望。到此,想必刘胥沉迷于诅咒的原因已经很清楚了,再加上巫蛊之术在汉武帝时期一直就很盛行,所以成了刘胥的不二选择。话又说回来,如果有别的方法可用,他也不会搞神神叨叨的那一套了。有意思的是,最初还真被刘胥“瞎猫碰上了死耗子”。因为在巫师李女须连续“发功”期间,汉昭帝英早逝、昌邑王刘贺在位27天被废,所以刘胥认为是咒语显灵,誓将咒诅这一无往不利的武器神威发挥到底,殊不知这一切其实是权臣霍光的功劳。

  汉宣帝刘病已继位之后,刘胥继续施法,可是近二十年一晃而过,对方依旧安然无恙,而刘胥却等来了事发被责。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lieqi5.com/yule/1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