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厂为什么不会长期雇佣“提桶人”?

  

  中国文人都是聪明人,他们不直接劳动,但会歌颂劳动人民,或者替劳动人民大声疾呼,把本质普通的劳动画面装裱得高大上,比如这一阵子流行的打工人,让大量的普通人都享受到镁光灯和关注度,从而能继续兢兢业业地工作,同时,安贫乐道地生活。除了打工人之外,文人们最近又发明出一个新词儿:提桶人!意思是:打工者提着桶,装着生活最低必需品,来去匆匆,他们之所以如此将就,只是想赚一些钱,然后,再也不要回来。遗憾的是,他们根本找不到体面稳定的工作,只能提着桶,反复地进出于电子厂、建筑工地和装修公司。笔者最早见到“提桶人”是在十几年前的春运火车上,那时候的打工者硬挤进车厢里,就好像把午餐肉塞进罐头里一样,但手里扔不忘提着一只大桶,里面装着水杯、饭盒、手套、再加上小型的脸盆等等。提桶人在车厢里很轻松惬意,时而拿出一瓶二锅头,把酒言欢,时而拿出扑克打升级消耗时光,时而又掏出香烟相互散了...

  相比于工作上的重复与单调,挤挤春运火车真算是一件“放松”的事儿了,更关键的是,十几年前的“提桶人”最起码有轻松写意的时候,他们打工可以养活全家,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活得很好,乐于提着桶奔波一生。十几年后,提桶人依旧存在,收入虽有所提升,也有动车可以坐,但养家消费也直线上升,导致他们在精神世界里充满焦虑。

  

  原地转圈,提桶人是新时代的骆驼祥子?

  十几年前,提桶人主要存在于建筑行业,他们随建筑队入住工地,简易房子就是他们的临时家庭。当他们被拖欠工资、克扣血汗钱时,也曾以一个整体的身份受到广泛关注,以至于,“不准拖欠农民工工资”成为最高管理者都关注的民生话题;时过境迁,建筑工地的提桶者依旧存在,但早已失去新闻价值和资本运作潜力,取而代之的则是电子厂的打工者,他们是新时代的提桶者,也是颇具新闻价值的一个群体:年纪轻轻,却看不到前路。

  作为一个长期的制造观察员,笔者曾花费大量时间关注“派遣工”群体,这里充满着江湖气息,也有太多打工者的人生喜乐。其实,所谓派遣工,就是人力公司招募员工,然后,把这些员工派到大型电子厂工作。这意味着,和工人直接签订合同的并非企业,而是劳务派遣公司。基于如此操作,企业和员工都有更灵活的操作空间:

  具体来说,就是关于五险一金的缴纳:正规的大型企业都会给员工缴纳五险一金,比如刘强东曾信誓旦旦地说:我们从来不和派遣公司合作,给兄弟们足额地缴纳五险一金,但懂行的人都清楚,五险一金最大的受益者是政府管理者,所以,法律会明确规定,大型企业必须要缴纳,但对于员工来讲,五险一金却不是绝对的好事儿,甚至是一种负担。因为这部分钱是由企业和员工按比例分摊缴纳的,一般员工的应发薪水是5000块,扣掉自己的份额就只剩下3800元了,更窝心的是,提桶人都是短期工,他们离开所在的城市之后,会受限于种种规定,不能移转社保和公积金,久而久之,这就变成了一笔死账。正因如此,提桶人更在意的是到手的工资,而非长期的保险规划。

  大概是因“死账”太多,监管者对派遣公司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电子厂的订单也不稳定,导致无法长期雇佣“提桶人”。渐渐地,派遣公司成为随订单变化调节人力的润滑剂。量产高峰期,如iPhone刚发布时,派遣返费会飙高到10000元,员工三个月的总收入可达到两万元。提桶人正是奔着高额返费来的,好像吸食毒品一样,他们的心态就是:提着桶,凑凑合合地工作两个月,挣到足够多的钱,然后,再也不要回到这里。正如骆驼祥子认为:他只要拉着洋车,持续地奔跑,就能改变而生。遗憾的是,祥子没能靠洋车改变人生,而提桶人每逢量产高峰期,又都会回到原点,“吸食返费”,年复一年。

  

  终身雇用,哪里可以安放提桶人?

  显然,提桶人没有长期的职业规划,也无法享受养老保险,他们只能盯着高额返费,变成派遣公司的资源,提着桶穿梭于各大电子企业,有时候甚至要坐大巴,长期往返于山东、上海、江苏以及河南等地。在如此背景下,提桶生活难以安定,技能也无法有效提升,一个完美而且可怕的恶性循环就此生成;而在企业层面,提桶的现象也非常恼人,即便是最简单的流水线工作,依旧需要培训,需要读懂SOP、识别物料,需要知道操作的风险点,有些安装螺丝的工作,需要形成肌肉记忆,这些都因“提桶人”的进进出出而增加额外成本,至于说,友情、尊重、默契这些事儿就更加无从谈起了。

  毫无疑问,提桶人只能是时代发展过程中的临时现象,企业为了节约成本或者消除高额返费的成本压力,势必会全面开发自动化,用机器取代自然人工。到了那个时候,提桶人可能连一份临时的工作都找不到,所以,他们现在非常有必要修炼一项稳定技能。

  此外,日本的丰田公司在早期发明流水线时,已经考虑到员工的职业发展。事实上,最早的汽车都是高级技工生产的,他们拥有大师级别的技能,但大师凤毛麟角,汽车产量非常低。为了能提高产量,丰田的企业主率先把汽车总装分解成一个一个的小步骤,逐渐发展成流水线,产能因此大幅度提升,但丰田的工人发现自己技能单一,随时会被取代,职业生涯充满风险,于是组建工会,要求丰田承诺实行终身雇用制度。权衡之后,丰田接受工会要求,同时,提出工人要再提高生产效率和产品品质。最后,一个完美的正向循环出现了,同时,构建起以“工龄”为核心的晋升系统。

  不吹不黑,提桶人的工作岗位也并非完全没有前途,一般的大型企业里都有完善的晋升制度,管理者更是把“老流水线员工”视作宝贝,如果能抵制高返费的诱惑,长期在一家电子厂工作,是完全有机会分享到企业发展红利的。事实上,普通员工做得好,可以晋升为 拉长,然后是组长、车间主任。如果能赶上开疆扩土的建厂大事件,则有可能一跃成为中高层。总之,只有在稳定的环境中才能谋求发展,常年提桶不可取。(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lieqi5.com/keji/3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