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猪笼与“绿帽子”相伴而生,但终究会先“绿帽子”而去

  猪笼,是用来运送猪的,跟挂在高处的大红灯笼有天壤之别。猪平时都会被关在猪圈里。这里说的是家猪,不是在没有依靠、也没有束缚的山野里自由撒欢的野猪。

  

  古时候,为了惩罚偷情的人,猪笼被委以重任:把需要惩罚的人塞到猪笼里面,然后把猪笼吊起来或者把猪笼浸到水里面,只露出个头,……。

  

  那么,一堆疑问来了。

  为何是猪笼,而不是狗笼?

  在六畜中,灵性最高的狗会主动跟随,灵性次之的马牛羊需要用皮鞭和吆喝声来驱使,灵性最差的猪和鸡只能用笼子来运送。灵性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配合度。配合度决定了待遇。

  狗的价值是看家护院,为主人的人身及财产安全预警,所以待遇相对高:没有狗笼,只有狗窝。

  

  马牛羊的价值是贡献主人财富的增量,对财富的存量没有直接的威胁。它们对应的卧室就只能是棚和圈了。

  由此可见:在失去和得到之间,人们往往更害怕失去。

  

  看来,只有猪笼可以作为古时候普通百姓家的家法工具了。

  严惩偷情是糟粕还是形势所迫?

  古时候的偷情是炸天的重罪,甚至重于杀人放火。现代的偷情成了道德问题。

  从历史的角度看,所有的人际关系无一例外都是生产关系,婚姻关系也是。生产关系要努力适应生产力的发展,社会才会进步。

  

  古时候,鉴于生产力水平等原因,男性成了财富的主要创造者。财富的传承需要血统纯正的继承者(必须是自己亲生的)。同时那个时候又没有DNA等亲子鉴定技术,为了保障血统的纯正,于是就出现了毁誉参半的"处女情结"文化,并传承至今。

  偷情其实就是在打“处女情节”的耳光,就是在抹杀接班人位置的合法性,就是在打击社会财富创造者的生产积极性,就是在减少社会财富的增量。

  

  这种情况会直接影响到有“开疆扩土”志向、“穷兵黩武”嗜好君王的军费筹集。

  所以, 不管是接班人还是当班人,还是旁观者,甚至是君王和官僚系统都会一致地痛恨并想尽一切办法打压偷情行为。

  对大部分人来说,吃饭是头等大事。只有极少数人才会头脑发热地冒着掉吃饭的脑袋的风险去偷情。

  

  在古代,严惩偷情是各方势力为了生存和发展不谋而合的诉求。

  为何浸猪笼在现代被打击?

  古时候的很多做法在现代都是违法的。如把嫌疑人脱去裤子重打二十大板、掌嘴。

  像浸猪笼这种几乎是杀人的做法就更是违法的了。

  女性经济独立是现代社会的特征之一。同时,DNA等亲子鉴定技术已经普通应用。古代的偷情行为在现代并不会成为生产力发展的消极因素,也不会混淆继承人血统的纯正性,所以浸猪笼等严刑就与时俱进地被废除了。

  

  同时,浸猪笼也会严重侵害人的健康权、生命权等权力。

  为何浸猪笼在现代还有市场?天价彩礼之殇。天价是一个相对的概念,至少得是男子年薪的10倍以上吧。如月薪3000的小伙娶一个彩礼30万的姑娘,这个彩礼就是天价彩礼了。为了筹集这30万的彩礼,小伙父母得拿出老本,或许小伙还得借高利贷。

  用如此巨额成本换来的婚姻关系一旦出现裂缝、摇摇欲坠了,无疑就是对小伙智商的侮辱、祖祖辈辈积累的家产的诈骗。

  在巨额债务把小伙压倒之前,邻里的闲言碎语就会把小伙的父母淹死。

  愤怒和绝望无疑会大概率地把小伙推到法治的对立面。

  对自尊的天然守护。怒发冲冠,冲掉的大概就包括绿帽子。吴三桂为了陈圆圆可以叛国投敌,普通人会因为被别人戴了绿帽子激情杀戮。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这个触发男性血性和野性的开关一直都在。

  对自尊的维护,似乎也包含着对叛徒痛恨与惩处的意思。但是不少人还不习惯使用经济制裁和法律制裁来发泄心中的愤恨。

  

  复仇的人性不会变,但浸猪笼会渐渐地被法治和经济制裁替代。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要离开,请以正常的程序离开。

  有多爱,就有多恨。信任得有多深,对背叛惩罚得就有多厉害。对方报复的方式是古时候的浸猪笼还是经济制裁和法律制裁?或许就在一念之间。

  

  关注 扛债赞世界 ,了解更多让你耳目一新的精彩干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lieqi5.com/jianshen/305.html